时尚新闻
媒体称我国近海无鱼可捕致渔民越界韩国捕捞
发布日期:2022-02-20 06:24   来源:未知   阅读: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7日 13:17进入复兴论坛来源:法制日报手机看视频

  污染严重和过度捕捞是导致渔业资源减少的重要原因,但相关部门的执法不严,也难辞其咎

  张家波亲历了新中国的渔业发展。上世纪60年代村里生产队开始养船时他就跟着跑船:“那个时候要贫下中农才能去跑船,怕成分不好的人有海外关系,当船员的收入不错,好的时候每天一元。”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上世纪80年代近海捕捞上来的海蜇这么大———一只三四十斤,当时海鲜却不值钱,只能卖到4分钱一斤,现在能卖一斤四五十元了,海蜇却越来越小,20斤的都少见了。

  位于辽东半岛西北部的盖州有42公里的海岸线万吨计,海蜇产量全国居首,占据全国产量的60%。

  下辖沿海四村的团山街道办书记孔垂令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四个村3.6万人口,有50%的人养船(自己有船从事海上捕捞作业),在捕捞业和海产品加工业的带动下,今年村民的人均年收入达到1.2万元,这是去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两倍。

  近十年来,渔民慢慢发现,海蜇越来越小,各种鱼越来越少,过去活跃的青皮鱼、鲅鱼、油扣鱼现在几乎难觅踪影,而最受市场欢迎的对虾已基本绝迹。

  当地渔民喜欢使用小眼渔网,一网撒下去,大鱼小鱼全上来,渔民则享受这种满载而归的喜悦。

  小眼渔网一直为韩国立法禁止,这也成为越界渔民频繁“犯规”的原因之一。由于渔业资源告紧,近两年中国也开始严格限制渔网网眼规格。

  船主刘会生感慨,污染严重和船多过度捕捞是导致渔业资源减少的重要原因,但相关部门的执法不严,也难辞其咎。

  坐在《法治周末》记者面前的船只主们纷纷抱怨,每年6月20日到8月20日的休渔期,本来就是为鱼产卵、小鱼孵化专门留出的种群休养生息期,当地却总有渔船在休渔期内就捕捞,而主管的渔业部门却坐视不理。

  更有甚者,船主们反映,有时渔业部门还告知船主,只要缴纳2000元罚款,就可以在休渔期继续捕捞。

  渔民们为此纠结不已———他们清楚这种掠夺式开发导致的渔业资源枯竭的恶果迟早也得自己或者子孙承受,但他们却难以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将手指般粗细的小鱼一船一船地运走,而自己却老老实实地独善其身。

  孔垂令特别理解渔民的痛苦,他知道渔民希望政府管住污染,希望政府严打违法捕鱼,该休渔的时候休渔。

  “可是我们没有执法权,执法权在地市一级,除了宣传再宣传,我们什么手段也没有。”孔垂令说。

  渔民往韩国跑,去偷鱼,孔垂令也很清楚,可惜除了安排村民多上些法治教育课,他别无办法:“没有吊牌权,没有罚款权,没有取消油补权,只有教育权。”

  船主刘会生说,在当地电视频道上经常出现诸如朝韩关系紧张,越界捕捞危险,越界偷鱼要受重罚,后果自负之类的告诫,村干部也曾拿着相似的通知挨家挨户地让船主签字,不去韩国打鱼。

  船主张家波透露,大船出一次海,油费和雇小伙(船员)等费用要花掉8.5万元,如果找不着鱼,船主就会亏钱,一年总的费用算下来80万元左右,如果打的鱼刚好卖了80万元,这一年就白干。而如果满载而归,又幸运地没有被罚,一趟下来的收入则高达20万元至3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