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新闻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这个大湖如此多娇!
发布日期:2022-01-23 10:57   来源:未知   阅读:

  金秋十月,青海湖万顷碧波荡漾,天高云淡,湖天相接—作为中国最大咸水湖,青海湖一直是游客眼中浪漫与壮阔的化身,是长假出行的人们心之所向的“诗与远方”。

  从地图上看,青海版图像一只兔子,而蓝宝石般的青海湖恰似玉兔的眼睛。怀抱近4600平方公里的浩瀚烟波,青海湖比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太湖还要大一倍,它的辽阔超乎想象。

  然而,大湖之“大”绝不仅限于辽阔,曾面临资源枯竭、面积缩小、生态退化,而如今重现静好,“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在多年修复保护中完成“蝶变”,向世人展示着她的丰富“大美”与和谐“大爱”。

  青海湖的“性情”因四时而异:秋日的辽远恬淡正当时,水鸟的嬉戏与人群的喧嚣都渐行渐远,大湖打着瞌睡,预备着冬日的寂静冰封;而来年春日,冰消雪融,暖橙色的夕阳给湖面“镀”上温柔滤镜;到了盛夏,湖水则湛蓝无边,呼吸,仿佛能将一“朵朵”蓝吸入肺中;伸手,仿佛可以拥抱一夏天的风。

  大自然在这里打翻调色盘,青海湖的“撞色”层次丰富,“无缝拼接”中又不乏活泼生气:天蓝与水蓝渐次递进,白云“无心出岫”,悠悠荡荡;风从祁连山吹来,辽阔草原翻卷着柔软的绿意,星星点点的牛羊四散,好似珍珠;黄灿灿的油菜花尽染山野,与湖蓝相衬,置身其中,豁然开朗……

  除了变化不定的“性情”,青海湖还有很多张面孔:她是“西部歌王”王洛宾眼中“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诗人海子笔下“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浪漫而富有想象力;岸边,金银滩草原上的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诞生了中国第一颗、氢弹;早已淹没在湖水之下的中国首个鱼雷试验基地,仿佛无声地诉说着大湖深藏功与名的过往;依傍湖水,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的车轮飞驰而过,吸引全国、全世界的运动爱好者来此,开启“速度与激情”的梦之旅。

  尽管每天吸引成千上万天南地北的游客,但大湖的真正“主角”并不属于人群,而是长久以来在此繁衍生息的野生动物们。

  初夏,青海湖周边各大淡水河河口处湟鱼逐渐聚拢,它们成群结队逆流而上,向着产卵地进发。为了保护湟鱼洄游,青海官方拆除拦河大坝,修建阶梯式洄游通道,帮助鱼妈妈们顺利上溯产卵。河道上空,棕头鸥、渔鸥翱翔盘旋,不时俯冲向波光粼粼的河面。

  何玉邦和孙建青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了十几年,每年2月起,他们会对环湖周边鸟岛、海心山等24个鸟类栖息地、15个普氏原羚种群区域每月巡护监测一次,夏季还会对湿地、物种、植被等进行综合考察调研。

  谈及多年来与水鸟、普氏原羚相处的感受,二人觉得有句话最贴切:“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候鸟孵化季,我们提前在栖息地布设探头,通过视频监控鸟类孵化、破壳的时间,”何玉邦介绍,有时,他们会根据环境变化做些必要干预,“随着暖湿化趋势,从前的沙地长出了草,但斑头雁、棕头鸥都喜欢在沙地筑巢,沙子是它们的‘席梦思床垫’,”他笑着比喻,“所以,我们会提前除草。”

  “我们通过监测掌握普氏原羚的生活习性、种群数量变化,但会避开发情期、产羔季,就是为了不打扰它们,”何玉邦说,“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户拆除了自家的围栏刺丝,我们还人工打井、修饮水池,方便它们的栖息和迁徙。”

  孙建青介绍,这些年随着普氏原羚数量上涨、栖息地扩张,逐渐与周边人类的生活区域交叠,有时会与家养牲畜抢食。

  “越来越多牧民自愿减少养殖,保障普氏原羚的草场。”他说,“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争取资金给老百姓补饲,未来国家公园建成后,将从机制上进行规划、按市场价核算补偿,保障牧民的利益。”

  此外,青海三级检察机关还建立首个普氏原羚保护通道,避免因国道横穿栖息地而发生的车辆碰撞致普氏原羚死亡事件。

  “游客在公路边看到普氏原羚,都拿出手机拍照,但对我们来说,不一定要亲眼看到它或者离它很近,只要通过技术监测知道它们在自己的天地中很自由,就可以了,”孙建青说,“喜欢而不干扰,对野生动物来说,最好的亲近方式,是远离。”

  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监测结果,普氏原羚种群数量14年间增长约9倍,目前年均种群数量稳定在2700余只。

  同时,青海湖的水鸟总体数量已达40余万只,鸟类由1996年的164种增至目前225种,青海湖成为中国候鸟种群最为集中的栖息繁殖地,并作为中亚、东亚两条候鸟迁徙路线的交汇点、重要停歇地与中转站。

  除野生动物外,环湖地区植被覆盖度逐年提升,沙地、裸地、盐碱化土地减少,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能力增强,湿地、草原、森林、荒漠生态系统功能显著改善,多年来持续实施的封育、禁牧轮牧、退耕还林还草、水环境治理等综合性生态修复措施成效明显。

  “从前,鸟岛附近的旅游公路、科研监测码头、停车场,如今都‘消失’在水下;”“小时候,湖水就在离家不远的山崖下,此后多年间慢慢退去,现在又重新漫过山脚…”目睹青海湖不断“长大”“长高”,何玉邦和孙建青都有种“大湖归来”的感觉。

  据统计,15年来青海湖水位上升3.65米,水体面积增加344.31平方公里,湖泊水域面积恢复至20世纪60年代水平。

  未来,将进一步巩固青海湖生态旅游品牌,完善周边乡镇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在环湖自驾游、骑行游、徒步游以及湖泊草原观光、观鸟观鱼、民俗文化风情等活动基础上,综合利用巨大水体衍生出的生态资源禀赋,将自然教育、生态研学与旅游深度融合。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山青草绿…中国最大咸水湖的辽阔不止水域,还有包罗万象的胸襟。在这片万物和谐的天地,青海湖用自己的“成长”阐释自然的“大美”与“大爱”,也向世人传递着尊重、平衡、共生的启示。(作者:潘雨洁)

  “生物育种知多少”系列直播④“农业黑科技”来了!生物育种“魔法”如何实现?

  结果显示,孕期的新冠病毒暴露会导致一种母体和胎儿细胞共同参与的胎盘炎症反应,但不会感染胎盘组织。

  对抗生素有耐药性的细菌被认为是现代医学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根据一项新研究,2019年,全球有100多万人死于抗生素耐药性(AMR)感染,比疟疾或艾滋病死亡病例多数十万人。

  尽管该研究不能展示战争对叙利亚粮食危机的全部影响因素,但在总体趋势上得到了印证,充分反映了人地关系的复杂耦合关系。

  借助复旦大学工程与应用技术研究院教授、智能机器人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立华团队研发的训练分析系统,人工智能(AI)教练也许能助你化身“冰雪精灵”。

  得益于华北平原2021年汛期的强降水过程和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华北平原地下水储存量净增加17.1亿立方米,其中浅层地下水增加32.4亿立方米,但深层地下水减少15.3亿立方米。

  来自芬兰、加拿大、美国、瑞典和德国的科学家们探讨了北极多年冻土融化对全球的严重影响。携手合作对于预测和减缓多年冻土融化所造成的影响将至关重要。

  东京大学人类遗传学的太田博树教授称,通过比较现代人类和史前人类的染色体来探索进化之所以发生的生物学原因,这种研究方法非常新颖。

  恒星级黑洞的质量介于几个到几百个太阳质量之间,源于大质量恒星生命的末期,新研究指出,宇宙中约1%的普通物质被“锁”在恒星级黑洞内。

  在这项研究中,科学家调查了看电视与静脉血栓栓塞症(VTE)之间的关系。VTE包括肺栓塞和深静脉血栓。

  研究基因以及利用技术绘制个体基因组的基因组学,对于研制个性化药物特别有用,有望催生癌症、关节炎和老年痴呆症等疾病的新疗法。

  美国BD医疗技术公司20日宣布,其与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对流式细胞术进行了重大创新,该创新增加了荧光成像和基于图像的决策,以极高的速度对单个细胞进行分类。

  据研究团队称,量子电池的想法有可能对可再生能源和微型电子设备中的能量捕获和存储产生重大影响。

  2021年底,“内蒙古一号”卫星完成所有在轨调试,开始正式运行应用,内蒙古自治区测绘地理信息中心随即与内蒙古森工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意向。

  为解决当前农业生产中面临的草地贪夜蛾和草害问题,去年我国对已获得生产应用安全证书的耐除草剂转基因大豆和抗虫耐除草剂转基因玉米开展了产业化试点。

  北京2022年冬奥会即将举办,用科技手段助力疫情精准防控,保障赛事安全运行,是筹备工作最重要的环节之一。

  胥传来团队一直致力于小分子化合物的单克隆抗体制备与免疫分析检测关键技术研究。手性纳米佐剂通过激活炎症小体NLRP3途径,调控细胞因子的表达模式,介导了细胞免疫应答和体液免疫应答。

  由于缺乏敏感又特异的单碱基分辨率dU测序技术,人们不能像其他碱基(A、T、G和C)那样实现dU在DNA中的精准定位。

  结果表明,注意力不集中程度较高的学生的多动症程度较高,而多动症程度较高的学生作弊率也较高。

  腕龙和梁龙等大型长颈四足恐龙的早期祖先古槽齿龙是一种敏捷的两足动物,它们会用前肢抓取食物,包括树叶、树枝和肉。

  据《自然》报道,这一发现是1月14日汤加火山爆发数小时后,由美国宇航局Aqua卫星上的大气红外探测器(AIRS)收集到的。